第一章 老沈殡葬店

小说: 沈老板的殡葬店 作者: 黑白铃铛君 字数:4128
  繁华城市的街道总是车水马龙,哪怕是在夜晚,路上的车辆也总是来回穿梭着,可,与这灯火通明的街道相比,那一栋栋已经熄灭灯光的打漏却显得阴森恐怖起来,尤其是那黑洞洞的高楼中,高高的一个房间中照射出的灯光,更是显得诡异无比。
  小小的孩子缩在角落之中,房顶上的白炽灯管,森白的灯光将整个房间的布局都显示出来,一张张小小的桌子整齐的排放着,就连小凳子都已经收拢好,这是一间十分干净的补习教室。
  但小孩子的脸上却布满了苍白与恐惧,他十分狼狈的缩在角落中,努力让自己缩在桌子后面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毁,脸上跟身上也带着青紫的伤痕。
  “哗啦”房间门被推开,对孩子来说十分高大的人走了进来,他目光在教室中巡视着,那被随便丢在书桌上的儿童衣服让他目光微微顿了一下。
  小孩儿努力的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,他咬住了苍白的嘴唇,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音,但是那一张张的小书桌却并不能完全挡住这并不大的孩子。
  脚步声响起,明明窗外的楼下仍不时有车鸣笛声响起,但在这个房间之中,那脚步的声音就像响雷一般醒目。
  铮亮的皮鞋在灯光下却泛不起一丝光泽,但厚重的鞋底磕在地面上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  “我知道你在那里哦!出来吧!我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糖果还有汽车玩具,”低沉好听的声音带着些温柔的意味,但对小孩子来说,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味道。
  恐惧将小孩儿整个笼罩起来,他在书桌后面看到了那一张带着温和笑容的脸,只是,那个人的手上哪儿有什么糖果和玩具,只有一根被拉伸开的黑色领带。
  “不要……”小孩儿的声音中都带着祈求和无助,眼泪将他苍白的小脸都映的扭曲起来,但那个人的脸上仍是带着温和无害的笑容。
  “不要过来!我会告诉老师的!”小孩儿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哭腔,而是色厉内茬的大声叫出来,但这已经半夜无人的办公大楼中,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到的他的叫声。
  “是啊!你的老师是最疼爱你这个好学生的了,你一定要告诉她哦!”温和的声音似乎都降下了温度,黑色的领带在他的手中还带着些温度。
  小孩儿面容扭曲,他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,因为那条黑色的领带已经缠上了他的脖颈,领带的两端抓在那个人的手中,然后一点点的收紧着。
  “呃!”窒息的感觉让小孩儿挣扎起来,他踢踹着面前这个高大的人,但是他的力气对对方来说不过不痛不痒,窒息的感觉也让他的力气一点点的流失殆尽。
  小孩儿紧紧抓住了那个人的衣袖,一枚袖扣被他紧紧的拽住,直到他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,瞳孔扩散之后,眼白上升,他的双眼再也闭不上了。
  高大的人垂头看着这小小的一句尸体,脸上毫无温度的笑容再次展开,便如同他一开始的样子,似乎一直都是那么温和无害。
  “沈景,走好。”
  小孩儿的尸体被拖动,然后一点点拖向了外面,被丢进了那肮脏恶臭的狭小空间中。
  在金林市这个地方,是十分繁华的,在白天,路上是络绎不绝的车辆,到了晚上也从未停下脚步,而在金林市的奈何街这个地方,却很多时候都是安静的,因为这里并没有什么娱乐场所,就连唯一的一家网吧都很少有人去上网,就算去,也都是一些没什么钱的学生,因为在别的网吧都涨到十元一小时的价位的时候,这里仍然是两元钱一个小时。
  奈何街这个名字看上去就跟奈何桥一样,谁又愿意去走奈何桥呢?
  住在这里的人却并不是什么牛鬼蛇神,这里住的是最忙碌的人,他们不是大公司的企业家,也不是什么名人,每一个都是有着平凡生活的普通人。
  他们早出晚归,每日为了生计而忙碌,而在奈何街的尽头,却是有一家殡葬用品店的,除了谁家有丧事或者是有什么扫墓节日,这日平时很少有人光顾,所以,也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有那么一家店。
  店在奈何街的尽头,另一边就是一条历史悠久的河流,据说已经围绕了金林市几百年,人们就戏称这条河叫奈河,不然怎么会在奈何街呢!久而久之,人们就忘记了这条河原来叫什么名字,干脆就叫奈河了。
  这家店的名字就是最普通的名字,叫做老沈殡葬用品店,从店名来看,谁都看得出,这个店的主人叫做老沈,而知道这家店的为数不多的人,也都叫这家店的老板叫老沈,因为没有人问过老板的全名叫什么。
  平时一早就会开门的店,这一天却没有打开,只是,却也没有人去在意一家殡葬用品店,免得给自己招了晦气。
  这一天,殡葬店的老板老沈,他去世了,他已经有八十三的高龄了,而他的一个女儿和一个外孙是唯一参加举办了他丧礼的人,都不用再去找别人,他们本家就是做这个的。
  老沈被送进了殡仪馆,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个骨灰坛,活着是很精神的老头儿,死了却只剩下了一把灰。
  这家店三天没有开门,再开门的时候,里面已经换了主人,新主人的名字叫沈景,也就是老沈的外孙,是个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看上去不太精神的青年,二十出头的年纪,却白的跟个小姑娘似的。
  只是,小沈开门的时候却不是选在白天,他是晚上才到店门口的,沈妈妈开车将他送到了门口,面色有些苍白,她的父亲刚过世,显然他的精神状态也是不太好的。
  沈景手中抱着属于他外公的骨灰匣,他不太懂,为什么外公的骨灰匣不是下葬而是带回这家店。
  沈景双手都没有闲着,沈青青便也一起下了车,上前一步,摸了摸沈景的口袋,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,然后径直打开了殡葬店的卷帘门,然后打开了殡葬店的大门。
  殡葬店并不是很大,两张展示柜放在门的一侧,展示柜里放了很多印刷品与蜡烛,展示柜后面就是一个架子,上面也是一样方面了东西,在最上面甚至还放了白色的灯笼与纸扎。
  地上已经被打扫干净,在最里面是收银台,上面放了一台收银机,墙上还挂着一台不大的液晶电视,那是老沈老板没有去世之前,沈青青买给爸爸做消遣的。
  而在收银台右后方就是一条通到二楼上的楼梯,而在楼梯后面其实还有一扇门,就是这间店的仓库,里面放的就是一些存货,整个店看上去十分整洁,甚至连一丝味道都没有。
  “外公的房间是收拾干净的,你就在那里住吧!如果你觉得不舒服,就抽空吧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,”沈青青开了灯之后,随手将钥匙放在了展示柜上,然后看着沈景抱着骨灰匣走了进来。
  “嗯,我知道的,妈,”沈景点了点头,然后在店里环视了一圈。
  其实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并不陌生,虽然他从小是跟着妈妈生活,但是在沈青青腾不出手或者出差的时候,他也会被交到外公手中,在这里住也时常的事情,只是现在却少了一个人。
  “你外公在这里生活惯了,就让你外公继续待在这里吧!不要把他放在柜子里,要让他一直能看到这家店。”
  沈青青的眼圈一直都有些红肿,一说到这里,眼圈又开始发红,双眼都有些湿润。
  “我知道的,妈,时候也不早了,你明天还要工作,快回去吧!”沈景将外公的骨灰匣放下,转身抱了抱他的母亲,他并不高大,但跟沈青青这个女人相比,他还是显得高大了不少。
  沈青青叹了口气,拍了拍沈景的肩膀,她的岁数其实并不大,事实上,跟沈景站在一起,她甚至看上去跟沈景差不多年纪,走在街上也只会被认为是姐弟,但是她眼中的伤感却怎么也藏不住。
  “妈妈知道,你想继续开这间店的话是冲动,如果你什么时候不想再继续了,就告诉妈妈,知道吗?”
  “我知道的,妈,你快回去休息吧!眼睛肿成这样,外公看了都要嫌弃你的,”沈景推着沈青青往外走,替沈青青拉开了车门,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  “快回去吧!女士。”
  沈青青扑哧笑出声,这几天的阴霾心情似乎都散去了不少,佯怒着拍了一下沈景的肩膀,却还是进了车。
  沈景伸手为沈青青系上了安全带,然后替沈青青关上了车门。
  车窗摇下来,沈青青关切的看着沈景,带着几分认真,道:“你记住妈妈刚才说的话,虽然这是外公十分舍不得的店,但是妈妈真的不太希望你像外公一样,一辈子都守在这个地方。”
  “安心安心,”沈景摆了摆手,安慰道:“您就一百万个放心吧!如果我做不下去了,会告诉您老的。”
  沈青青这才没有多说什么,虽然她知道沈景也是在敷衍她,但是一时之间让她真的关掉她爸的这家殡葬店,她也是下不了主意的,她爸爸就是靠着这家店,把她拉扯大的。
  目送沈青青的车子远去,沈景轻轻松了一口气,这才回到店里。
  此时只有一盏小吊灯亮着的殡葬店才显出了属于它的冷清,由于三天没有开门,那属于沈外公唯一的一点人气似乎都散的一干二净了,让人光是站在这里就有种心底发寒的感觉。
  沈景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就算是这么热闹的城市,都已经逐渐安静下来。
  门外轻轻刮起一阵风,刮进店中,将货架上的几张白纸吹得哗哗作响,也吹在沈景的身上,让沈景打了一个寒颤,明明已经六月了,但是晚上的风还是让人发冷。
  只有一个人的殡葬店里,这阵风让沈景稍微有些不自在,他转身将卷帘门和店门都关上,然后才转身回来,然后看着货柜上的一个纸扎掉在了地上,发出微微的一声响。
  沈景一顿,他看了看外公的骨灰匣,然后脚下有些缓慢的走了过去,把那个纸扎捡了起来。
  那是一个已经画好五官的纸扎人,红红的脸蛋,嘴巴用黑色描绘出来,涂上红色的颜料,显得有些诡异,但十分奇怪的是,那双眼睛的眼眶已经有了,却并没有画上眼睛。
  沈景将纸扎人放在了货柜一边,微微有些脊背发凉的感觉,他转身将外公的骨灰匣抱上,然后快步上了楼。
  楼上的区域并不小,可以说是五脏俱全的,一间主卧,一间客房,卫浴和厨房,一样都不少,但是之前却是只有沈外公一个人住的,客房以前一直都是沈景住的,可在他上了大学之后,就很少来了,现在已经落下了一层灰尘。
  打开了走廊里的灯,沈景再次轻轻打了一个寒颤,打扫的一尘不染的家,比楼下的店更加清冷,走廊尽头的窗户却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忘记关,将家中唯一的温度都带走了。
  沈景直接进了主卧,将骨灰匣放在了房间中的茶几上,茶几旁边是一张摇椅,沈外公经常躺在上面听收音机。
  床上的被褥已经换掉了,但是那张床却是没有的,虽然这是主卧,但是东西实在少的可怜,一个据说是外婆的嫁妆柜子,加上四条腿,足有两米高,里面外公的衣服已经被收拾出来,放上了沈景的行李。
  还有一张茶桌,上面放了一套完整的茶具,还有一包没有开封的茶饼,一张看上去有些旧的床榻,在现代,也只能从古装电视剧里看到这样的床榻了。除此之外,这间房里再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  这里之前都是沈外公住的。
  沈景吸了吸鼻子,去卫生间简单收拾了一下,这才躺在了床上,将被子盖好之后,沈景抬眼看着有些发黄的天花板,脑中空白一片,却一点事情都不愿意想了。
  挂钟一下一下的走着,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,沈景也终于睡了过去,眉头微微皱着,不知道有没有做梦。
  午夜时分,茶几上的骨灰匣却突然动了一下,发出了轻微的声响,然后归于沉寂。
封面页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