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买首饰的女孩儿

小说: 沈老板的殡葬店 作者: 黑白铃铛君 字数:3191
  沈景是个没什么特殊的人,上学的时候,成绩一直都很一般,属于那种完全不会被老师惦记的类型,大学的分数都是马马虎虎的刚刚过及格线,然后上了一所二流大学,大学毕业后还在做无业游民的时候,他的外公就去世了。
  要真说他有什么特殊的话,那大概就是有一张好看的脸了,属于那种看一眼就会让人想看第二眼的类型,惊艳之余看久了,还会有种耐看的感觉,只是,他平时都带着一副土得掉渣的黑框眼镜,有点长的头发也挡住了不少,反而没有人注意他的脸了。
  至于沈景的家庭背景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家庭背景,沈青青是一个服装设计师,她擅长的不是现代服装,反而是复古风和纯古风的服装对她来说更简单,从她手中出来的服装都价值不菲,但却没有多少人能买得起,又或者说是穿不出那种气质。
  除此之外,沈青青还给拍古装电视剧电影的剧组做服装顾问,很多古装电视剧中都能看到她的名字。
  而沈景的爸爸,沈景长到十岁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爸爸,别的小孩儿有爸爸陪着的时候,他也从来都不会羡慕,因为那时候的他是跟在妈妈身边的,而沈青青根本没有给他能接触外界的机会。
  十岁之后,沈景才渐渐开始知道爸爸这个词是代表的什么含义,因为沈青青终于把他送到了学校上学,而从这时候开始,沈景才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一点特殊的,那就是别人都有爸爸,而他没有,别人都可以叫他一句野孩子。
  沈青青得知这些事情之后,自然是气得不轻,反而是沈景气定神闲,别人怎么说都是别人的事情,重要的是他怎么看,他觉得别人说的话无所谓,那他自然就不疼不痒了,这也是沈外公教他的。
  沈外公还说沈景,这么小的孩子就能听懂他的话,真是聪明的不得了,但事实上是,在背地里的时候,沈景偷偷跟骂他的学生在操场上大战三百回合,身上被打的遍体鳞伤,但因为沈青青忙于工作,反而没人注意到这点了。
  照理来说,沈景就算别的再普通,但是他长相还是十分出众的,竟然没有一个女朋友,这也太说不过去了,事实上,大学时期的沈景已经被一个同系的一个帅哥给掰弯了。
  当然,他跟那个帅哥并没有发生什么,虽然是确定了关系,但是沈景却还是在肉体上不能接受跟同性竟然那么亲密,所以那位帅哥是迟迟没有得手的,甚至连亲个小嘴都被沈景拒绝了。
  虽然这个帅哥没有得手,但是他对沈景的影响还是不小,这直接导致了沈景的一时冲动,接手了外公的殡葬店。
  为什么这么说呢?就在不久之前,沈景大学毕业之后的这段时间里,他跟这位帅哥还是没有分手的,但是已经处在若即若离的时候了,可就在这个时候,沈景得知了这位帅哥订婚的消息。
  当然不是那位帅哥亲口告诉他的吗,而是他从同学那里知道的,帅哥是一家公司的大少爷,也就是俗称的富二代,富二代嘛!狗血一点的说,家里总会安排个商业联姻之类的,而这位帅哥也是这么个情况。
 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帅哥并没有跟沈景提分手,甚至厚颜无耻的说要在婚后也跟沈景保持关系,他想要未婚妻家的公司,但也想要沈景。
  沈景这人吧!虽然平时看着没什么脾气,但就像他能把骂他的同学揍一顿一样,这位帅哥说完之后,沈景二话不说就把帅哥给揍了,然后果断的分手了。
  虽然沈景够果断,但好歹是将近两年的恋情,还是很伤心的,可就在这时,看着他长大的外公去世了,这对于沈景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悲伤加上分手,让他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气。
  也就在这个时候,沈青青提出了要把店盘出去的想法,虽然这时外公唯一剩下的东西,但是沈青青平时忙于工作,而沈景还年轻,她也是不想沈景耗在这个地方的。
  沈景想也不想的拒绝了,并决定自己继续经营这家殡葬店,虽然他可能不那么会经营,但在大学之前,她也是经常看外公做生意的,虽然时隔几年可能不会太熟练,但也比把店盘出去来的好。
  这家店是外公的,这座房子也是外公的,他不想这个地方落在别人的手中,变成陌生的地方。
  “嘶!”沈景猛地收回手,把手指放进了口中,他另一只手中还拿着一把小锤子,他正在店里的墙上钉一个小支架,好把外公的骨灰匣放在上面,外公想一直看着店,在店里给他安放一个位置也是最好的。
  沈景叹了口气,把手指拿出来看了看,因为刚才的分神,他已经把自己的食指砸除了淤青,指甲里面都泛起了血丝。
  还算小心的在货柜旁边的墙上做好了支架,在测试了承重力之后,沈景把外公的骨灰匣放了上去,又往上面摆放上了香炉跟几个新鲜水果。
  沈景一大早就起来了,在做好指甲之后才去吃了早餐,然后正式打开了店门,然后搬着立式招牌放在了门口外,用两块水泥砖压好了。
  老沈殡葬店一侧就是奈河,另一侧就是一处空店,听说之前是早餐店,但是主人家因为一些事情回老家了,就关门了。
  而在这条街上,老沈殡葬店大概就是最里侧的一家店了,奈河的风景还是不错的,但是因为这家殡葬店的存在,很少再有人会来这里看风景了。
  第一天开店并不顺利,一天下来并没有什么人,哪怕中午沈景步行去吃了一顿午饭,都没有客人光临,不过沈景也不在意,毕竟是这种店,如果客人爆满才有问题了。
  快晚上地方时候,沈青青还打了电话过来慰问,沈景自然是敷衍着说没问题,让沈青青安心之后就挂了电话。
  六月的夜风很清凉,沈景吃了晚饭之后就搬了摇椅出来放在外面,然后躺上去开始玩手机,旁边就是奈河隐约的水流声,不时扬起一阵清风,让沈景好不惬意。
  沈景正在浏览网店,他准备买台电脑装上,顺便再拉根网线过来,不然这样真的是太无聊了,如果几天没有客人,难道他就只能用睡午觉来打发时间了吗?
  “请问……沈老板在吗?”
  就在沈景还在聚精会神看电脑的时候,他的耳边就传来一声隐隐约约的女声,为什么说隐隐约约呢?因为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吗,如果沈景是戴着耳机的话,根本不可能听到。
  沈景皱眉往左边看过去,就见一个女孩子正站在奈河的护栏旁边,身上穿了一条白色的百褶裙,头发长长的,长得也不错,手中撑着一把白色带蓝点的遮阳伞。
  这么一看,这个女孩是很有气质的,就算是在遍地清纯软妹子的大学,这种有气质的妹子也是稀有动物,只是……
  沈景抬头看了看天,已经是八点多的晚上,就算是临近夏天,这时候天也已经完全黑下来,沈景之所以坐在外面,还是因为就在殡葬店旁边就有一根路灯的缘故。
  可在这打晚上,举着遮阳伞难道不是很奇怪吗?这大晚上的,如果不是沈景这边就有光,光是看到一个穿白衣服,披头散发的女人就很恐怖了啊!
  沈景又转头看向了那个女孩儿,疑惑的问道:“抱歉,你刚才说什么?”
  女孩儿似乎被沈景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穿着白色布鞋的脚微微后移了一下,但还是笑声说道:“请问沈老板在不在,我半个月前在这里定了一套首饰,沈老板让我半个月过来拿的。”
  “啊?”沈景收起手机站了起来,略微有些抱歉,侧身准备把女孩儿请进店里。
  “你说的是我外公,在几天之前,外公已经去世了,真是抱歉。”
  女孩儿刚准备往店里走的脚步一顿,面色有一刹那的异样,她上下看了看沈景,然后歪着头似乎想了想什么,然后说道。
  “这样啊!那真是可惜了,沈老板人很好,”但话音一转,女孩儿又接着说道:“可是,半个月之前,我已经付钱了,你看……”
  “这个你放心,”沈景急忙摆手说道:“我外公虽然已经去世了,但是他说话算数的,既然他让你半个月后来拿,肯定是早就做好了,你稍等一下,我去帮你找找。”
  女孩儿这才点了点头,站在原地看着沈景进了店里,这才缓缓进了店。
  沈景在展示柜和货架上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,转头看向女孩儿,却发现女孩儿正在盯着货架旁边的骨灰匣看个不停,于是说道。
  “这是外公,虽然他已经去世了,但是这家店他经营了一辈子,他说死后也想看着这家店。”
  女孩儿听闻沈景的话,却只是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话。
  沈景顿了一下,进了屋沈景才发现,这个女孩儿的脸色不太对,太白了,就像生病了一样,而且,就连进了店,她都没有合上她的遮阳伞。
  沈景不敢多想,开口说道:“外公可能把你定的东西放在库房里了,我去找找,你稍等。”
  说完,沈景看着女孩儿点了点头之后,转身就进了楼梯后面的仓库里,徒留下女孩儿一个,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  她双眼一直盯着沈外公的骨灰匣,灯光透过遮阳伞照在她脸上,将她的面色在映的忽明忽暗。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