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小鬼的遭遇

小说: 沈老板的殡葬店 作者: 黑白铃铛君 字数:3030
  小鬼果然在晚上的时候又回到了店的门口,身上穿的仍是那件宽大的男士衬衫,只是,那件衬衫却越来越脏了,如果说第一天遇到小鬼的时候,他身上的衬衫还是干干净净的,那现在的衬衫就如同在泥水里洗了一把一样。
  沈景有些熟门熟路的侧身让小鬼进来,却抽了抽鼻子,在小鬼身上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臭味,就像一条死鱼放了很久,又在小鬼的身上蹭了很多遍一样。
  “他们还在找你,白天不要出去逛游了,”沈景将店门锁上说道,然后拉着小鬼的手就往楼上走,却伸手摸到了一把黏糊糊的东西,马上就看向小鬼的手。
  小鬼急忙将自己的手背在了伸手,躲过了沈景的查看,嘴上回答着道:“我知道了,哥哥,我先去洗澡吧!”
  说完,小鬼就十分匆忙的往楼上跑去了,留下沈景一个人在楼下眨了眨眼睛,刚才小鬼从他身边跑过去之后,那种味道更浓了。
  而且……
  沈景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,白白净净的什么都没有,但是却留下了小鬼手掌的温度,冰凉冰凉的,就像冰箱里的冰块一样,明明外面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,但小鬼的手却意外的凉。
  沈景不敢多想,他快步上了楼,卫生间的门半掩着,里面传出了哗啦哗啦的声音,沈景迟疑了一下,放轻声响缓步走了过去,他透过门缝往里面看过去。
  小鬼正在往浴缸里放水,一边放水,小鬼一边将自己身上的宽大衬衫给脱了下来,他的里面是什么都没有穿的,瘦弱惨白的身体在浴室灯光下,显得微微发黄,但这并不是沈景关注的点。
  那小小的身体上遍布了一道道的伤痕,看上去就像是被鞭打过一样,其中还有一些十分莫名的伤痕,有些像是烧伤,但是并没有烧伤那么严重,皮肤一块块的呈现出焦黄的颜色,就像……被电击过一样。
  之所以知道是电击,还是因为沈景曾经被电过,还在脚背上留下了一小块伤疤,而小鬼的身上这种伤疤却有很多处,看起来皮肤已经坏死。
  更让沈景想不到的是,那一道道的伤痕,明明已经皮开肉绽,却没有一点血液流出来,上面全是黑红的颜色,就像是已经结痂了一样。
  而在小鬼的臀部,上面同样有被抽打过的痕迹,但看上去并不是鞭打,每一道伤痕都有足足两指宽,就像是被皮带或者是小木板之类的抽打过一样。
  “嘶”沈景倒吸了口冷气,这么小的孩子,竟然遭受过这么重的虐待,是谁竟然下得去这么重的手。
  “啊!”沈景极小的声音,却还是成功引起了小鬼的注意,他转头就看到沈景站在门口,从门缝里看着他,吓得本来就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,那扇木门也应声关上,差点撞在沈景的鼻子上。
  但沈景却没有在意,他马上敲了敲门,但是卫生间里却没有丝毫的声音了,直到沈景又连续敲了很多下门之后,卫生间里突然传来了小孩儿呜咽的哭声,沈景的手一顿,却再也敲不下去了。
  小鬼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沈景已经将衣服放在了主卧的床上,人却是去了客房睡觉,他需要好好冷静一下,那样的小鬼,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  小鬼安静的将男式衬衫放在了床头,然后穿上了沈景为他准备的衣服,有些木纳的躺在了床上,然后睡了过去。
  挂在墙上的挂钟一下下的走动着,发出轻微的咔哒声,在安静的房间中十分明显。
  “咔哒”一声,房门的锁被转动了一下,门锁轻轻发出声音,然后被打开了。
  沈景站在门口,神色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小孩儿,他轻声走了过去,站在床边看着小鬼,目光在小鬼身上来回看,明明十分正常的小孩儿,却让他觉得异常诡异。
  房间里弥漫着那种腥臭的味道,让沈景的眉头皱紧,这种味道似乎越来越重了,他这几天没有进主卧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这里的味道似乎就是因为小孩儿的入住,才变成了这样。
  沈景的目光还在小孩儿的身上巡视着,突然,他的目光一顿,窗外的月光照进来,刚好落在小孩儿的脸上,而在他的脖子上,正有一道醒目的红色痕迹。
  沈景微微俯身,这才看清楚,那竟然是一道勒痕,就像是小孩儿曾经被用力勒过一样,竟然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,这已经不是虐待的程度了,这简直就是在要这个孩子的命。
  沈景心疼的看着小孩儿,决定不再对这个孩子问东问西的,免得戳到伤口,反正他已经报警了,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才对。
  沈景又待了一会儿之后,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,然后轻轻将主卧的房门再次关上。
  出了主卧之后,沈景才微微松了一口气,可即使是这样,他也总觉得自己的胸口有点闷闷的,气都喘不过来,压抑的厉害。
  直到沈景进了客房他都没有注意,就在主卧的门口,小鬼木讷的站在那里,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沈景,直到沈景的背影不见之后,小鬼转身回到了房间。
  他将身上沈景给他准备的衣服脱了下来,然后床上了那间肮脏的宽大男式衬衫,光裸的脚丫踩在地上,一点都没觉得冷,然后他一步一步的下了楼,当走到沈外公的骨灰匣旁时,微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径直打开了店门之后出去了。
  沈景一早醒过来之后,买完早餐回来,自然是没有看到小鬼,这难免让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,小孩儿究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,他就在街口的地方买的早餐,这条街也并没有其他巷子,却并没有见到小鬼路过,他究竟是怎么离开的呢?
  沈景回到店里,将一个包子一碗豆浆放在沈外公的灵台前面之后,就坐在店里的收银机旁边吃起早餐来,顺手拿过遥控器就把电视打开了。
  电视里播放的是本地本地频道,看来沈外公去世之前还是很喜欢看电视,里面播的都是一些本地的新闻,鸡毛蒜皮的小事,今天这里起诉离婚啦,某个菜市场里的菜比别的地方贵啊!这些都可以做成一档晨间新闻了。
  电脑还没有到,沈景百无聊赖,看电视也算是打发时间了。
  这种悠闲的生活也算是不错,前两天撞鬼的事情已经被沈景跑到了脑后,那个女孩儿只是来拿个首饰,也不是没给钱,应该算是个不错的鬼。
  而且,他这个地方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殡葬店,真的要撞鬼,他外公不是早就不开店了嘛!
  这种悠闲却只停留在上一刻,因为下一刻,一个不速之客就走了进来,竟然是那个墨镜男。
  只是,他今天并没有穿着西装,而是穿着一套休闲装,但脸上的墨镜还是好好的戴着,他一进来,就十分热情的跟沈景打了个招呼。
  “沈老板,我们又见面了,你好呀!”
  沈景看了一眼他,将手中的包子一放,警惕的看着这个墨镜男说道:“你来做什么?小鬼现在并不在我的店里。”
  “哎呀,沈老板你误会了,我来当然是来跟你做生意的,不是为了工作,”墨镜男连忙摆手否认,他单手往柜台上一撑,指了指玻璃展示柜里面的冥币和香烛说道。
  “沈老板不准备做生意吗?”
  沈景皱眉,站起来走到了货柜前面,然后将墨镜男指的东西都拿出来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姓沈?”
  墨镜男听完之后,笑着往门口的立式招牌上指了指。
  好吧!沈景承认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,老沈殡葬店这个名字,看来是时候改一改了。
  沈景将东西装好,往墨镜男面前一放,说道:“一共三百二十块,谢谢惠顾。”
  墨镜男听完之后,面色一愣,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从口袋里拿出了四百块钱放在了柜台上,说道。
  “沈老板,你这叫公报私仇,做生意会吃亏的,不过没关系,”墨镜男嘿嘿一笑,道:“我头比较大,就权当是跟老板做个朋友了,我叫黄信言,你呢?”
  沈景被戳穿了也并不尴尬,反正他确实对这个人是没有好印象的,但是他也已经接过了人家的钱,也不太好意思拒绝人家,于是回答道。
  “沈景。”
  “沈景?”
  没想到,黄信言在听到沈景的回答之后,竟然挑了挑眉,将沈景的名字重复了一遍,接着,他上下看了看沈景,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沈景被他打量的浑身不舒服,从收银机里拿出零钱找给黄信言之后就说道:“好走不送。”
  黄信言也不多留,知道自己不受欢迎,他拎起东西就出了殡葬店,走出几步之后,他回头看了看那店门打开的殡葬店,然后笑着摇了摇头。
  “叫沈景啊!……当时还对人家这么凶,知道人家的名字之后,肯定就挪不开脚了吧!”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