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未知的去向

小说: 沈老板的殡葬店 作者: 黑白铃铛君 字数:3112
  沈景睡的并不安稳,他总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冷,梦中似乎都有双眼睛在注视着他,沈景下意识就想到了小鬼,可是,他又觉得那不是小鬼。
  沈景就这样在睡梦中徘徊,睡的冷汗直冒,脚都抽筋了,这才疼醒过来。
  用力踹了踹脚,沈景伸手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,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,想起梦中的情景,沈景轻轻喘了一口气,却在空气中闻到了那种淡淡的腥臭味。
  这味道已经大的从主卧蔓延开来了吗?
  沈景起身穿上了拖鞋,然后走出了客房,一眼就看到了主卧,他走上去推了推,却发现主卧的门是锁上的,沈景想都没想,他拿了主卧的钥匙就把主卧的锁打开了。
  “吱!”轻微的一声,主卧的门被打开,一股已经称得上是刺鼻的腥臭味袭来,让沈景狠狠的皱起了眉头,他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,侧头往里面看了一眼,却并没有发现小鬼的身影,但床上却明显有个深色的人形痕迹。
  忍着腥臭的味道,沈景伸手打开了灯,却发现床上的人形痕迹竟然十分明显,他凑近看了看,床上那痕迹竟然是由黑色的汁水浸湿出来的,上面还带着些皮肤碎片。
  沈景胃中翻江倒海,他转身就钻进了卫生间,趴在洗手台上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。
  等吐完之后,沈景才反应过来,房间里没有小鬼,那他的人去了什么地方?
  沈景漱了漱口,然后披了件衣服就出来了,打开了走廊里的灯之后,就见地上其实是有一串小小的水印的,仔细看就能够看出来,那是一个个的小脚印。
  沈景随着脚印下了楼,就发现在店门还是锁上的,但是门上却也多了一个人形的水痕,就像是小鬼从门上穿过去了一样。
  沈景连忙打开了店门,但是那里又有小鬼的踪影呢!
  看着门上的水痕,沈景觉得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了,怪不得他总是找不到小鬼的痕迹,这些水留在地面和门上,不出半个小时就会干的不留一点痕迹,等他醒过来,当然是看不到这些水痕的。
  沈景侧头看了看沈外公的骨灰匣,然后走上去就点了一根香插上,道:“外公,你要保佑阿景啊!”
  拜完之后,沈景才觉得好受一点,他拽了一张椅子过来就直接坐下了,从披着的衣服里拿出了男人给他的那张名片,然后拿出手机就拨通了电话。
  “喂,是百里先生吗?”电话那边的声音并没有响很久就接通了,沈景赶紧问道。
  “嗯,我是,”那边的人声音冷清,没有一点半夜在睡觉的痕迹。
  “我想请问你……”
  “他暂时还不会害人,等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之后才会开始考虑要不要杀人,”电话那头直接打断了沈景的话,似乎是知道沈景要说什么一样,又接着说道。
  “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死时的事情,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死了,所以才会到你那里住,但是当他死亡的那个时刻到来,他就会无意识的去再承受一遍死时的情况。”
  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沈景不懂。
  “意思就是,当他从你这里消失不见的时候,他其实只是在重复他死之前发生的事情,只是,只是没有人能看到他而已。”
  电话那头的语气并不好,但是却并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。
  沈景一时无言,他是真正见过小鬼身上那些伤痕的,如果真的像男人说的那样的话,那岂不是他每天都要承受一遍自己死时发生的事情,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  “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,当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的时候,他就有可能陷入疯狂,对加害者的怨气会促使他做出任何事情。”
  电话那边又说道:“当他慢慢一点一点看着自己腐烂,他就会慢慢清楚,他其实已经死了。”
  沈景一时无语,意识到自己的死亡,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,更为恐怖的是,在此之前,他还会不断的重复死之前所发生的事情。
  “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好受点吗?”沈景问道。
  “有,”电话那边倒是回答的干脆利落,道:“你只要将他交给黄信言,黄信言会送他去地府,他还是个小孩儿,一生无错,很快就会转世投胎,然后开始他新的人生。”
  这个回答……有点像神棍啊!沈景说不出话,但是电话那头显然也并没有准备听他再说什么。
  “做了决定之后再打这个电话,我很忙,没有时间做老师,还有,最好不要试图去解救小鬼,如果他知道自己死了,变成冤魂之后,他是不会放过一个活人的,而加害活人,对一个普通的小鬼来说,够他魂飞魄散几百次。”
  说完,电话那边就直接挂断了,沈景看着电话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这是什么见鬼的理论?都被害死了还不能去报仇?报仇就魂飞魄散?这是什么见鬼的东西,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被人虐待致死,难道还没有报仇的权利吗?这样的人渣,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上。
  沈景狠狠的将手机摔在了收银台上,气的脸色通红,虽然他是很怕小鬼会害他,但是在他知道小鬼身上那些伤的情况下,他怎么可能还视而不见呢?他没有这个叫百里的男人这么冷血。
  可是,他又能做什么呢?
  这一晚,沈景肯定是已经睡不着了,于是他带上口罩将主卧都打扫了一遍,然后将窗户都打开,连带着卫生间都打扫了一遍,将那些掉落的皮肤都收起来,准备丢掉,但是当沈景早晨准备去丢垃圾的时候才发现,那袋子里竟然一点东西都没有了。
  是鬼啊!所以什么东西都不能留下吗?
  沈景吃了早点之后,去仓库拿了一叠纸出来,然后直接在柜台上就忙活起来,调好的胶水就放在旁边,沈景有些笨拙的将那些纸用剪刀剪开,然后一点点的细心折叠起来。
  他以前是跟外公学过手艺的,虽然荒废了几年,手生却并没有忘记怎么做。
  一个上午的功夫,他已经做了一件小西装出来,上面还带着红色的蝴蝶结,衣服不大,是沈景照着小鬼的身高做出来的。
  下午的时候,沈景吃完饭之后,正准备再做裤子和鞋子的时候,却有人找上了门,是一位身穿警服的警察和一个年轻的妇人。
  “请问是沈景先生吗?”那名警察开口就问,皱眉看着殡葬店里的环境。
  沈景从纸张中抬起头,看着到来的两人点了点头,道:“没错,我就是沈景。”
  当看到这个警察的时候,沈景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他前两天因为小鬼的事情报了警,现在找上门来,肯定也是因为小鬼的事情。
  但是,根据百里所说的还有他自己亲眼所见的,小鬼已经是死了,那他上哪儿去找这么个人出来,就算是说出来,肯定也是没有人相信的吧!
  “是你说你见过我儿子,是吗?”
  沈景的话刚落音,思绪都还没有转出来,那名妇人已经凑到了柜台前面,面色焦急的看着沈景。
  沈景没有说话,而是转头看向了那名警察。
  警察拿出一个小本子看了看,然后才抬头对沈景说道:“据我所知,前几天去报过警,说是捡到一个小男孩儿,虽然不知道小男孩儿叫什么名字,但是已经在警局留下了画像。”
  沈景清咳了一声,点了点头承认了,这并没有什么好说谎的,毕竟那可是警局啊!
  “这位太太的儿子和根据沈先生描绘出来的小孩儿有七八分的相似,所以我带这位太太过来确认一下。”
  说着,那名警察就拿出了一张照片,照片上可不就是笑眯眯的小鬼,背景似乎是在游乐园,后面就是摩天轮,小孩儿手中拿着一个奥特曼的面具,正对着镜头比剪刀手。
  看到这张照片,沈景心中不禁一酸,如果不是他亲眼见证了小鬼满身的伤痕,他真的会觉得,这个孩子应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,而不是惨死在他人手下,满身伤痕变成孤魂野鬼。
  最终,沈景还是摇了摇头,他不能说出小鬼来,别说现在小鬼不在,就算小鬼真的在,她能不能看到还是问题,而且,他真的说是鬼的话,不但会让小鬼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,还会被人当成神经病。
  “对不起,我说的那个孩子虽然跟你们说的这个孩子很像,但是却并不是这个孩子,而且,那个孩子已经被他的父母带走了。”
  沈景的话是对着那名警察说的,他连余光都不敢转到那位妇人的身上,他的话音一落,那位太太已经双腿一软,整个人都似乎要晕过去了一样,幸亏那名警察即使伸手扶住了她。
  “沈先生,你再仔细看看,你仔细看看啊!这个孩子一定就是你看到的那个孩子,对不对啊!我求你了,你多看看好不好,你认真看一看啊!”
  妇人伸手拿过那张照片塞到沈景的手中,眼圈发红,声音都带着嘶哑,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溃一般。
  沈景看着手中的照片,他已经一眼都不敢看过去,妇人似乎要晕过去,他的双腿却也已经快要僵硬了一样,而那名警察,他正在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沈景。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