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不断掉落的头颅

小说: 沈老板的殡葬店 作者: 黑白铃铛君 字数:3186
  妇人的哭声让沈景有种深深的负罪感,但是如果他真的将事实说出来,却又不会有人相信,这让沈景真的是万分的纠结。
  面前的夫人还在坚定的看着他,目光中是一击就破的逞强,沈景低头看着手中的照片,照片上的小鬼笑的灿烂而又阳光,但沈景却一眼都不敢看了。
  “我真的没有见过他,抱歉,”沈景将照片还给了妇人,手掌背到了身后,微微颤抖着。
  妇人面色刷就变得惨白了,她抓住警察的手,最终却只是摇了摇头,跟沈景道了谢之后就离开了这里。
  临走之前,那名警察回头看了一眼沈景,然后才离开这里。
  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沈景终于将一套衣服都做了出来,他将那件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在了盒子里,然后打上了透明包装,之后看向了墙上的挂钟。
  下午五点,还有几个小时,小鬼就会回来,到时候他可以把这一套衣服送给他,但是该怎么送,他才不会发现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件事呢?
  沈景想不出理由,等到晚上小鬼回来的时候,他都没有想出来,而回来的小鬼则更加狼狈了,他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大片大片的脱落,而身上那件衣服也似乎被什么东西勾破了一样,变得破烂不堪。
  “我去洗澡了,”小鬼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表情,他面部只要有微微的动作,皮肤就会裂开,露出毫无血色的面部肌肉。
  沈景点了点头,这一次他没有关上店门,而是回到楼上,给小鬼拿了衣服之后,就直接进了客房。
  沈景并没有睡下,他想要看看小鬼究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,可就在这时,楼下却响起了声音。
  “老板在不在?”
  沈景一听就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,竟然是白天跟警察来的那个妇人的声音,也就是小鬼妈妈的声音。
  沈景愣了一下,马上就下了楼,果然看到小鬼妈妈正在店里站着,她看着沈景的下来之后,祈求的看着沈景。
  “沈先生,我知道这样说很不好,但是还是请你帮帮忙,你说你报警的那个小孩儿已经被父母带走了,那能不能请你告诉我,他的家住在什么地方?”
  沈景愣住,他怎么会知道小鬼住在什么地方,就算现在临时编一个地名出来,显然也是不可行的。
  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沈景想拒绝,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身后就传来了声音,沈景转头看过去,一颗小孩儿的头咕噜咕噜从楼梯上滚落下来,带着痛呼声落在了沈景的脚下。
  “啊!”沈景惊叫了一声,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后腰猛地在货柜上撞了一下,这才算停住,他仔细看过去,那颗头颅不正是小鬼的头颅吗?
  “沈先生,你怎么了?”小鬼妈妈疑惑的看着沈景突然被吓了一跳的样子,一时搞不懂,这个南青的小老板是在想什么。
  “没,没事,”沈景冷汗直冒,他看了看夫人,又看了看那颗真实存在的头颅,显然,夫人是看不到这颗头的,不然也不会这么淡定的可以接受自己脚下有一颗头这件事情了。
  “那能不能请你告诉我……”
  “夫人,你先离开吧!”沈景直接打断了妇人的话,然后不露声色的绕过了那颗头颅,伸手就对夫人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  “我知道您想知道什么事情,但是我现在实在是有些事情要做,要不您留下个联系方式吧!我会联系您的,好不好?”
  沈景一便说着,一边将夫人往店外推,而在地上的那颗头颅,双眼紧闭着,似乎就是毫无反应的假的一样。
  妇人赶忙将一张名片交到了沈景的手中,回应她的就是沈景关门的声音。
  沈景整个人靠在门上,他冷汗直流的看着地上的头颅,移动都不敢动。
  那颗头颅当然就是小鬼的头,脖子上的断开的地方可以看出,就是沿着那条勒痕断开的,这让沈景十分的不寒而栗。
  楼上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,有些跌跌撞撞的,将在走廊里的放着的两个小盆栽都踢得砰砰响。
  沈景是一点都不敢动的,但是他现在如果没有动作的话,那楼上已经没有头的小鬼很可能就直接下来了。
  沈景壮了壮胆子,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好让自己如同灌铅的双腿恢复点知觉,之后就试探着走到了头颅前面,伸手用指尖碰了碰,触手就都是滑腻的触感,还有扑鼻而来的腥臭味。
  楼上的声音在他碰倒头颅的时候就停止了,沈景却没有松一口气,他试探着伸出双手将头颅捧了起来,却发现出奇的轻,就像是捧着个气球一样。
  沈景将头颅捧起来,然后一步一步走向楼梯,当他踩上台阶的时候,都是小心翼翼的,不敢发出一点声响,上楼的楼梯是有个拐角的,所以沈景得转个身才行,但是当他看到站在楼梯口的人的时候,吓得差点再次叫出声。
  小鬼就站在楼梯口,十分的安静,身上穿着的还是那间宽大的脏衬衫,破损不堪的衬衫已经遮不住小鬼的身体,那满是伤痕,一道道伤口已经裂开,皮肉外翻的身体让沈景光是看看就触目惊心。
  而在小鬼的脖子之上,空空如也,那一道整齐的勒痕就像是将他的头整整齐齐的切割下来的一样。
  小鬼站着没有动,沈景小心翼翼的走上去,然后将手中捧着的头颅放在了小鬼的脖子上,然后就见小鬼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  “啊!”沈景脚下一错,整个人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,幸亏这个楼梯只有几节而已,沈景倒退着就摔在了楼梯的拐角处,脑袋“咚”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。
  “哥哥!”小鬼惊呼了一声,似乎是刚反应过来一样,迷糊的看着摔倒了的沈景,迈腿就要下楼梯来看沈景怎么样,但是他这移动不要紧,在他脖子上的脑袋却再次松动,咕噜咕噜的从楼梯上滚下来,掉在了沈景腿边,而他自己则再次不动了。
  沈景被这一下摔的脑袋嗡嗡响,但是看到腿边的头颅的时候,还是一下子就清醒了,他抬头看看了一眼小鬼在楼梯上的身体,只得再次捧起了小鬼的头颅。
  沈景上了楼梯之后,并没有马上将小鬼的头颅接上去,而是先将小鬼的身体转了个方向,这才将头放上去。
  “哥哥,刚才有人来吗?”小鬼的头一接上,就马上开始说话,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“没,刚才有客人过来预订东西,我去看了一下,”沈景摇了摇头,没有说出小鬼刚才错过了自己的妈妈这件事。
  小鬼听后十分自然的点了点头,然后……他的头又掉了。
  沈景有一瞬间的无语,那种恐惧反而少了很多,他伸手再次捧起小鬼的头颅,然后给他放在了脖子上,小鬼这次并没有马上回复知觉,而是等了几分钟之后,才清醒过来,而且,似乎对于头掉了之后的事情一无察觉,还是赞同着沈景的话。
  “去休息吧!”沈景拍了拍小鬼的后背,拍到一手的粘滑,却只能强忍着,当做什么都没有摸到。
  小鬼想点头,却被沈景阻止,等小鬼进了主卧之后,沈景伸手想帮小鬼关上门,小鬼却一个转身,伸手也想带上门,但因为他转身的力道太大,他的头又掉在了地上。
  沈景不忍直视,只能再次帮他装上,但是这次,小鬼却不是几分钟就清醒了,而是在主卧门口站了小半个小时。
  沈景疑惑的看着小鬼,头已经撞上了,为什么还是不醒呢?沈景掏出手机计算了一下时间,似乎,小鬼的头每次掉下来,他需要清醒的时间就越长,刚开始两次没有注意,这一次却有点过分的长了。
  等小鬼有了意识,沈景还站在门口等着,小鬼疑惑的看着还站在门口的沈景,意识似乎还停留在关门的时候,问道:“哥哥不去休息吗?”
  “你先休息吧!哥哥有点事,”沈景摇头,他并不打算进主卧,实在是主卧现在的味道实在是不能让人忍受,说完之后,沈景就准备转身离开。
  谁知,他刚转身,身后就传来了咕噜一声,小鬼的头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又落在了地上。
  沈景:……
  这样似乎不是什么办法啊!他不可能一直跟着小鬼帮他捡头啊!沈景迟疑了下,他看着小鬼身上已经开始破裂的皮肤,还有经过几次掉落,已经摔得掉下些皮肉的头颅,沈景此时是一点怕的情绪都没有了。
  他俯身将小鬼的身体抱了起来,然后转身抱进了卫生间,将他放在没有水的浴缸里之后,又把他的头捡了回来放在洗手台上,这画面说不出的诡异,沈景却只能强忍着这种诡异感,然后转身去找针线了。
  没错,就是针线,他要把小鬼的头和身体缝合在一起,小鬼身上的皮肤都已经裂开了,可即使这样,小鬼都没有叫过一声,可见他是没有丝毫痛觉的,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的状况。
  如果头一直掉的话,小鬼可能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的变化吧!反正小鬼现在没有痛觉,而且清醒需要的时间也不算短,那他就将他的身体与头颅缝起来。
  沈景拿了做一些殡葬用品才会用到的大针和尼龙线,将小鬼的头与身体装在一起之后,小鬼果然没有立刻醒过来,沈景穿针引线,将针头用钳子掰弯之后,开始一针一针给小鬼缝起身体来。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