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小姐,这样真的不好!

小说: 腹黑邪君心上宠:女帝万万岁 作者: 绕绯 字数:2259
  等燕宏虞回房,她也回房了,招来霍辛,问起了翎童大概的轻功状况。
  听霍辛说来,这小子的轻功还是很好的,虽然他是逆风,但是如果她骑马虽然可能会赢,但是太冒险。写了个单子,让青婴叫人找齐上面的材料。
  闻人潋看着她桌子上的图稿,说:“我知道你的自信从何而来了,你这个东西,有墨家的玄妙,可又不像是尞国之学,这些卷曲的小图标是什么?”
  燕玖自豪地拎起一张示意给他看,道:“这个东西叫物理,在实际生活中应用很大,我先是计算两座山之间的距离和相差的高度,作出一个大三角,然后除去我中间受到的阻力。然后我再估算翎童轻功的速度和阻力,这一般计算下来,其实我比较占优势。”
  看来生活在未来学过科学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  “这……”他真的认真思考了一番,恍然大悟,惊喜道:“燕玖……我发现你真是……”
  燕玖说:“还有呢!”指着另外一份图纸分析道:“这个东西叫滑轮,可以减少我不少的阻力,那么算算下来,就不仅仅是占优势这么简单了,翎童必输。”
  这事一共忙活了两天才搞定好,貌似还惊动了不少人,都不知道她在落雁山到底搞什么鬼,起初翎童还是很感兴趣的,嘲笑了我瞎几把整反正也赢不了他就走了。
  第三天的时候,一条自上而下的钢丝绳已经从落雁山通向马鞍山。
 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燕玖一身简便轻装上阵,拍拍翎童的肩膀,说:“兄弟,现在认输还来得及,毕竟这么多人,输给我不好看!”
  “我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嘛?”他一吼,但是发现自己吼错了,纠正道:“我是那种会输的人吗?”
  燕玖挂上了自己做的滑轮,像做秋千一样坐在上面,将自己固定好。青婴看了一眼山脚下,扶了扶自己的心脏,道:
  “小姐,你真要从这里过去吗?怪怕人的!摔下去就惨了!”
  “放心吧!”钢索的坚韧程度她亲自监督的,霍辛也帮忙验证过。不过是斜向下的,所以冒险程度无疑有点像过山车。但是两点之间不是只有直线最快,比直线还快的匀速直线运动是自由落体运动,斜向下走只会增加她的速度,但为了她到达终点能够安全停下来,还是准确计算过斜坡的比例。
  翎童踩了钢绳飞了过去,还给她甩了个头发示威。
  燕玖嘴角一歪,先让你五秒。
  她纵身一跃,穿过茫茫树海,不一会儿就从落雁山滑到了护城河上方,超越了翎童,给他抛了一个飞吻,然后挥手跟他说了一句拜拜,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燕玖离开,轻功根本没追上来。
  不多一会儿,燕玖已经到达目的地,霍辛将她的钢索停住,把她抱了下来,这时候闻人潋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。
  等了一会儿,翎童也落了地,说话也不是,不说话也不是,走到闻人潋面前,道:“公子,她这样是作弊呀。”
  这话燕玖就不爱听了,说:“当初说的是任何方式。”
  “可是你仗着很多人帮你。”翎童指着她,很严肃跟她讲道理:“这不公平。”
  你自己也会轻功啊,欺负我不会轻功,这本来就不公平啊,燕玖将他指着自己的食指抱住,笑道:“少年,谁告诉你这个世界是公平的?”
  闻人潋没忍住笑,但是被翎童这么一瞪,他又将笑容给收住了,缓缓道:“那你说该怎么办?”
  “再比!”翎童这回明显底气也不是很足了,道:“三局两胜,你要是再赢,我就没意见。”
  “你觉得呢?玖儿。”闻人潋好似并不担心第二局,看来对燕玖信心满满,让燕玖忽然也对自己自信了起来,怕你刁难我就不是燕玖!
  燕玖说:“比就比!”
  “哼。”
  第二场比试由翎童亲自想题目,不过她还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她的屁股又疼得不行了,让青婴扶她回府,一趴就是两天。
  这两天,燕宏虞也忙着给太后准备寿礼,不在府里,翎童一直觉得她忽然这么机智肯定是因为闻人潋的帮忙,所以在比赛之前他杜绝了她和闻人潋所有的往来。
  睡醒的时候,窗外叽叽喳喳的一片鸟叫声实在是吵耳根子,叫了两声青婴没听见人应声,只好自己走出去,在院子里捡了一根竹竿将树上的鸟打散,鸟散了,叫声依然在,她烦得大叫了一声,青婴这才闻声而来,看见她的样子赶紧跑了过来将她挡住,那时候她才穿了里衣,显得有些单薄。
  原来青婴的身后,还跟了李霏。
  大惊小怪的,燕玖一把将她推开,道:“神经兮兮的。”
  “小姐,这样真的不好。”她还是拦在燕玖和李霏中间,拉着燕玖回了屋,李霏倒也不是很计较的样子,反正他好像已经看过了这个身子,默默地跟了进来。
  燕玖伸了个懒腰,道:“什么风把你吹来了,要找我爹去礼部尚书那。”
  “我不找他。”他寻了个位子坐下,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,说:“我找你。”
  青婴拉起了屏风,伺候燕玖穿了外衣,她皮笑肉不笑地隔着屏风对他说:“你是来找那个传闻中的闻人庄主吧?他就在隔壁院子,出了这个院子往左边拐一条小道就是他的院子了。”
  “你不带我去吗?”
  “我最近跟他身边的小随侍比试,目前正在被隔离,自己小心点,那个随侍脾气不是很好,尤其是这个时候,他会把你误认为是我派去的奸细,你可能会被打出来。”
  “那就多谢提醒了。”听到可以过去,立马就撒下她不管一溜烟就出去了,但是很快又折回来,在门口看了一眼青婴给她梳妆的样子,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,道:“太后想你了,问我你什么时候可以进宫陪她,要不,等会你陪我进宫给她请个安?”
  燕玖打了个哈欠,道:“行行行我知道了,走走走。”一大早的真是吵死了。
  他刚要走,又将头探了回来,对她挑了个眉,说:“燕玖,忽然发现,你挺美的。”
  燕玖手里拽着个胭脂盒“蹭”的往门口扔去,他及时将头藏了回去,胭脂盒“砰”的一声砸在了门沿上,只听见他越走越远的笑声,底气十足。
  青婴苦着一张脸:“小姐你真的砸!砸坏了你嫁谁?”
  燕玖递了自己选的一支珠花给她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确实十分标致,也分不清楚以前自己到底长什么模样了,这种感觉如此真实,她说:“砸坏了就砸坏了,也省得我到时候还要想计策逃婚。”
  “小姐你……”青婴赶紧捂住她的嘴巴。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