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周家有淑女,名婉

小说: 腹黑邪君心上宠:女帝万万岁 作者: 绕绯 字数:2038
  怎么都不符合他的气质呢!明明他这个模样,也就二十来岁吧?
  人不可貌相,闻人潋才不过二十二,那种才学和智慧,她已心服。难道这个时代盛传这种琉璃无双又才华惊艳的美男子嘛?
  换了衣服出来,李霏愣了愣。
  眼前的少女,同他以前看到的燕玖都不一样,他未曾这样正眼瞧过她,婴儿般粉嫩的脸上刚脱离稚气,不施粉黛,唇瓣微微点了点绛红,轻眉若远山一般迷离,一双眼睛灵巧地朝别处眨了眨,甚是……美。
  与周婉那种成熟的美完全不一样。
  接下来愣的是燕玖。因为她出来的时候,看到正殿里来了不少人,除了认识的李霏,还有一个半熟的面孔。
  如第一次见他那日一样,所有的纷繁都挡不住他的光华,今日却和李霏一样,视线落在了她身上,只不过一瞬间的温柔,他转过脸去,恢复了以往的神情。
  而他身边站着的女子,窈窕端庄,只往那一站,燕玖词穷,她只能想到古代版的林志玲来替代,特别是她的脸,竟然保养得这么好,跟剥了皮的鸡蛋似得,她就忍不住伸出手去……
  “妹妹……”周婉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,躲过了她的魔爪。
  额……在周婉看来,燕玖的确是魔爪,之前她的所作所为,还令她心有余悸。她知道太后偏袒太子,如今燕玖为太子未婚妻,也就更加宠她。这往后的日子……她心里虽然流泪,但是脸上还是保持着刚才的惊恐。
  燕玖的手僵在了半空中,因为大家都以为她要对周婉做什么,禹王干脆已经挡在了周婉面前,她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:
  “啊哈哈哈……不好意思,我有个坏毛病,就是看到稀奇的东西,都想碰一碰……失礼了失礼了。”
  周婉也干笑了两声。
  燕玖却有些疑惑,问:“你很怕我?”
  周婉难为地看了看禹王,然后燕玖也疑惑地看了看禹王,嗯……不是怕,是厌恶。她的前身竟然这样遭人厌恶,那也没办法,发生这种事她也不想的。
  “玖儿过来……”太后终于看不下去他们三人这么僵持了,软软的喊了声:“过来让哀家看看新衣服。”然后又将燕玖拖过去给太子看:“霏儿看看,玖儿这身打扮,在两天之后的寿典上,一定让众人双眼放光,成为最瞩目的姑娘。这才是我大尞未来太子妃该有的仪容。”
  燕玖捂着脑袋,扯了扯太后的袖子:“太后,你的寿典应该你是主角,你让玖儿瞩目干什么?”
  “你不知道……”太后将她牵了过来,捧着她的小脸蛋,说:“哀家有梦啊,如今年纪一大把,你总不能让哀家也穿这么嫩的衣服吧?如今你穿了,哀家就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,那时候,先帝就是像霏儿这样的眼神看着我……”
  “……”李霏手上的茶晃了一晃,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太后和几个宫女都暗地里偷笑呢,连燕玖也不得不笑了笑,可禹王和周婉却像外人一样站在一边看着。太后好像终于也记起了她,道:
  “婉儿过来。”
  原来她就是传闻中的周婉,果然名如其人。虽然和周仪有几分像,两人的气质却天差地别,周婉完全担得起大家闺秀四个字,走起路来,耳坠竟然连晃都不晃一下,实在是淑女典范。
  她跪下,像燕玖一样附在她膝旁,微笑:“太后。”
  “从前很多事,玖儿还小不懂事,对不住你。你知书达理,端庄大方,哀家希望你不要将那些事记在心上,两人像现在这样,做哀家的小心肝,多好。”
  周婉笑道:“太后多虑了,婉儿一直当玖儿是妹妹,以前不过是些误会罢了。”
  太后很满意。
  可燕玖却明白着呢,周婉那粉嘟嘟的小脸已经泛白。她笑笑,说:“谢谢婉姐姐宽宏大量。”
  然后两人在太后的促成下握手言和。
  吃了晚饭,李霏将她送回了家,宰相府门前两个大大的红灯笼罩着一点点暖意,他将她抱下了马车,她身上的花泥香味扑鼻而来。
  “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?”见她扭头就进门。
  她还是一样不肯回头,提着裙子上台阶:“不请。”请进去喝茶即是奸情的开始,她不想上演狗血剧情。然后青婴就只能跟在她后面忙着回头跟太子道歉哈腰。
  可看着她进门的背影,李霏却转而笑了笑,一跃上了马,离开。
  第二天翎童忽然来告诉她,第二题的题目确定了。
  时间就是太后寿辰,他们俩要各自给太后准备一件礼物,可端到太后面前的时候,太后只能选一样,并且不能透露是谁的礼物。被淘汰的那个就是输了。
  而确定了题目之后,翎童就不见踪影,燕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来见闻人潋了,走到他住的院子,她实在想不通,只能从闻人潋身上下手,一手撑着下巴看着一旁自己跟自己下棋的闻人潋,问:
  “你是不是跟他说了什么?”
  他撩起袖子,在棋盘里下了一粒白子,说:“额……事实上我只是催化整个事情的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点了一点,算是引导。不过点得很隐晦,他可能走歪了。”
  燕玖板着一张脸,看着眼前无比美艳的男人,说:“你真可怕,连自己的贴身随从都害。”
  闻人潋抬头,正眼敲了一眼她,笑道:“不是因为要收你为徒吗?本来名正言顺的,他这么一拦着,我得给他点苦头吃吃,有益身心成长。”
  逆境使人进步,她知道,说:“我忽然有点害怕成为你徒弟……”
  “放心,我不会害你。”他手里已经捏了一枚黑子,放在腮边看着整个棋局,说:“但是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。”
  燕玖:“……”意思就是,苦头还是要吃的,谁在乎,每天看着美男师父的脸,她会成学霸吧?很多年后,燕玖想起今天所想,不知多悔恨……悔恨的肠子能绕地球好几圈。
  闻人潋忽然问:“你想好要怎么赢翎童了?”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